激光模切技術 未來可期

公司產品 | 2018-12-08 03:31

激光模切的優勢

模切機由手動發展為全自動機械設備,不管是效率還是人工成本,都提高了很多,模切技術的發展已經進入成熟階段。但激光模切壓痕機及一些國產半自動激光切割設備的出現,又一次改變了我們的想法,其有諸多優勢。

1.激發創新能力

數字化切割壓痕革命釋放了設計師們的靈感,結合切割工藝技術應用,利用軟件在電腦上直接完成3D立體展示,在生產前便可一覽,避免造成設計缺陷和生產過程中的差錯,費時費力。再者,由于沒有刀模工具限制,設計者的創意空間可以大大拓展。

可以想象一下:一是由電腦設計到成品落地,過程中可以根據需要反復制作、糾錯,但不需要特殊工具及技師;二是做出成功的作品后,再進行生產;三是設計者的創意可以在無限的空間下發揮。比如圖1的設計,以前是不會用在這種包裝盒上。再如圖2的創意設計結合了紙藝術風格、立體剪裁設計,對于展示、功能性應用、產品保護等有非常重要的意義。

圖1 應用激光模切的包裝盒

圖2 結合了多種創意設計的激光模切產品

2.彌補傳統模切不足?

傳統模切設備在生產過程中會產生虛切,須經常停下來微調,以保證模切質量。如果切割不干膠貼紙(底紙不切穿),則更難處理。其轉單校版時間長、成品效率不高、對操作工的熟練程度也有要求,一般有25%生產時間已經不錯了。長單生產也只有35%開機率,其余時間都在調整參數。尤其是制作瓦楞紙盒時,沖壓模具會對瓦楞紙的邊緣產生損傷,影響制盒質量。若使用鋼模,質量雖然會稍好,但定制時間長、制作費用昂貴,必須打樣通過才能制作刀模。若有微改動,便要付出相對高昂的代價。一般的刀模,雖然價格比較便宜,但重復使用三四次就需要棄掉,模切質量無法保證。此外,印刷時紙張加放量還要加大,否則因數量不夠而要重印就麻煩大了。

激光模切加連線壓痕,從應用角度看是完全可以解決上述傳統模切的生產問題,紙張加放量也會更少。不管使用傳統膠印還是數字印刷,印后加工切割均可利用激光模切技術來實現。特別是一些復雜的紙質結構、花紋圖案,采用數字技術來加工,不用考慮工具的使用壽命、工藝限制及模具成本,更可隨意修改設計直至滿意為止,可以生產小批量及附加值高的訂單,而且工作流程簡單,產品質量有所提高。比如制作瓦楞紙盒時利用激光模切工藝,切口就會比較平滑,保證了制盒質量,如圖3所示。

圖3 瓦楞紙盒制作使用激光模切工藝后,切口平滑

在結構上,激光模切設備與傳統模切設備有很多相似之處,包含自動飛達、自動收紙等,但沒有模切刀模,只有3D數字壓痕和激光切割組件。相比傳統模切,激光模切還減少了模具庫存積壓,同時減少木板、膠水使用,降低了碳排放。在生產小批量、B1大幅面切割、加急工單時,激光模切設備都有絕對優勢。例如,創新設計的“易撕拉”,可以根據不同的客戶需求設計一些非常個性的拉鏈式開口,又不需要任何特殊工具,只要設計好PDF刀版線便可。拉口用起來特別順暢,盒型不易損壞。

激光模切實施過程中存在的技術問題

激光模切在切割過程中也存在著一定的技術問題,如在不同的承印物上會出現不同程度的煙塵,對某些深色的印刷品,特別是深色底的承印物會產生霧狀物污染;激光能量切割后,如果承印物含有大量增白劑,切口會有黃邊的痕跡,類似于燒焦。

目前,市場上已經出現針對上述狀況研發的新的專利解決方案,利用新的軟件可以控制激光的能量值及切割技術,這可以解決大部分問題,但仍然有部分承印物會產生不同程度的類似情況。所以使用者要預先選好材料,了解設備的使用限制,以便順利完成生產。

激光模切的應用現狀

說到目前市場上最值得關注的激光模切設備,大家首先想到的就是???,其設備無須傳統模具,可以做到先壓痕后切割,過程全部自動化。其有兩種機型,B1尺寸(1060mm×760mm)印張下Euclid III及Beam,速度分別為2250張/時、5000張/時。此外,國產廠商也推出了一系列激光模切設備,其采用的是單激光靜態切割方法,沒有壓痕和大幅面規格。

??频脑O備由以色列進口,加上關稅、增值稅后,價格比國內一般激光模切設備昂貴,再加上進口的耗材成本,使投資收益率下降、回報期變長。印刷企業若想購入這種設備,必須要有附加值比較高或質量要求高的產品支持企業發展,或者企業自身發展戰略規劃需要制作差異化產品,脫離價格競爭的惡性循環,所以購買激光模切設備的企業的商業模式很重要。過去兩年,購買激光模切設備的大部分企業,主要開展兩方面業務,一方面進行產品開發,另一方面做一些直接由傳統模切加工轉到激光模切加工的替代性訂單。尤其是一些比較復雜的切割工藝,都會交由激光模切去完成。目前,激光模切主要應用在賀卡、標簽、兒童立體書、書刊封面、文創產品、部分小包裝、食品盒等領域,如圖4所示。

圖4 激光模切產品

當下,很多印刷企業已經意識到要從加工服務供應商轉化為方案提出服務商,使客戶的策劃得到更豐富的開發,提供全方位的工藝技術、打樣、審批及生產。同時也意識到市場上的短單越來越多,個性化、定制化、互聯網+的趨勢愈發明顯,數字技術在印刷領域的應用是必然的。

所以筆者十分看好激光模切的未來發展,其是智能創新的利器。正如蘭達先生所說:未來能數字化的應用,必將數字化。我們看到這30年來的改變,是數字技術騰飛的30年。印前CTP制版的普及、數字印刷設備的蓬勃發展,到數字印后,包括表面燙印UV處理及激光模切的嶄露頭角,使整個業界充滿挑戰及機遇,如何在新的技術中找到創新的發展,發展新的戰略機遇,脫離紅海市場進入藍海市場是大家需要細心思考的問題。